灯下随笔

几点补充说明

  1. 关于滑板的问题:那位摔倒的同学似乎受伤比较严重,因此学校做出了收回滑板的决定,这一点还是表示理解的。毕竟学校还是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
  2. 最近出现了一些比较极端的言论,也希望各位能够保持理智,有些事情如果能通过合法合规的途径向学校反映的话,想必学校也会慎重听取并考虑我们的意见,走极端路线,学校和我们自己都会受到伤害。

2019年5月1日


曾经,我向远处的希望望去,希望也在望着我。

但当现在,我走近希望的时候,那只是海市蜃楼。

至少直到那次惨败的NOIp结束的时候,希望还是存在的。虽然进队已经没有希望,但我还有一年时间再战。即使结束停课后的第二次月考考到了年级 500 名,这样的希望仍然顽强地活到了现在。

但没想到,接下来,是注定不安宁的一段日子。

2019年的年初就有小道消息,说自主招生降分最多只到 20 分,不少人当时的态度和我一样,看过之后一笑了之。

对于不少人来说,这只是寒冬的序幕罢了。

WC2019的冬眠生活轻松而愉悦,见到了不少神仙吊打像我这样的菜鸡。

然而在考试日的前一天,事态开始急转直下。

教育部允许举办的全国性竞赛名单中,其他四科竞赛一个不少,唯独OI不在名单之上。从那天晚上开始,各种小道消息开始在广州二中的校园里流传开来。

闭幕式上,有幸在现场听到dzd的演讲了。他的每一句话,却在无情地证实着我们之前听说的那一切。

不收费?对不起,我们的竞赛成本是很高的,诸如食宿费活动费之类的费用让我们承担是不现实的。

与升学不挂钩?学校认我们的证书也没办法啊,毕竟我们造出来菜刀,也不敢保证这菜刀不杀人啊。

也许话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OI不保的无情事实,却让我们与CCF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

三年前,当我站在大绿谷的山头,望着正在建设的一中校园时,我对这所学校充满了憧憬。毕竟,这所有着120多年历史的名校,走出了无数神仙大佬,在各个方面都完美领先其他学校。

三年后,物不再,人也非。

高中部迁入新校区的第一个高考,又走出了一群神仙,尤其是考上了THU的xlx神仙,更是圈了无数粉丝。

但高考状元,却并不属于一中的学生了。

曾经的一中学生,高考后选择了复读,再次高考拿到了高考状元的称号。我对他的了解,也差不多就是这样。

据传他复读期间曾前往河北读书,也许这一点,成为了后面一系列事件的伏笔。

OI重新回到了竞赛名单中去,一切似乎回到了正常轨道上?

我不知道,我身边的不少OIer们,都不知道。

hookan在压力之下选择了退役,又有消息说省队只给高中生,本来是A队的woshiluo大爷或许保不住自己省队的位置。

但看了看自己的排名,也许文化课生活更美妙一些吧。

学科营,一个了解一中的好机会。

制作的宣传片非常诱人,丰富的活动让我憧憬。

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态,我收拾行囊来到了一中,开始了三天的初体验。

虽然中途有考试,但并不影响我们的热情。

xlx神仙讲述了自己传奇般的竞赛经历,还有带我们班的学长陪着我们玩三国杀。

一中是一个开放的学校吧,我想。

希望终究来到了自己的身边,但靠近希望,前方便是万丈深渊。

特派员大会刚刚结束,又有几个小道消息陆续被证实。

初中生的名额变成了E类,woshiluo今年夏天也只能拿到成绩证明了。

本来能进队的YJunJ神仙选择了文化课生活,放弃了省队名额。

他为了OI上个学期一直都在停课,但当自己奋斗后换来的成果放在那里时,他的选择却出乎意料。也许是因为政策的变动?还是因为受到了外界施加的压力?我至今都很不理解。

就这样,省队名额出乎意料地轮到了我的头上。柳暗花明?应该是的。但是又一村,不过是海市蜃楼罢了。

希望,正在崩塌。

自己有幸进了理科特长班,得以与一群精英一块学习。

寒假是紧张的,10号才回到自己的家,15号却要开学了。

但舆论突然爆发,全市各个学校的补课纷纷取消了。

补课取消了,但我们却高兴不起来。减负达成了?这个学期该学的还是要学。假期延长了?我确实获得了10天的额外假期,但这10天除了学习还是学习罢了。

补课,也许是解决紧张的学习任务和短暂的时间间的矛盾,一种不算优秀,却也算合理的方法了吧。

20分的传言真的变成了现实,一群不知名的191/965高校,都大幅提高了报名条件,一致要求省一证书。

今年自招还要求体育测试,联想到这几年高考的趋势,让人细思极恐。

虽然强校的优惠仍然诱人,但像我这样的菜鸡,显然只能徘徊在大门之外。

开学之后,学校里的气氛突然紧张了起来。

高层领导一波变动,新领导的上任,尤其是新任书记,引发了一波热议。

黑框眼镜,不让穿帽衫,头发3毫米。

开会,似乎是新领导很喜欢干的事情。

首先开的是特长生大会,我们这些长期宅在机房里的人也被请去参加。

也许是学校不满少数特长生的所作所为,整场大会气氛一直都很压抑,除了批判还是批判。

更别说副校长张口闭口“先学会做人”之类的言论,更让人无法忍受。

难道特招生天生就低人一等,就该受到犯人一般的待遇吗?

是的,特招生应该做一个品行端正的人,但仅仅因为少数人就向全体特招生开地图炮,确实让人无法忍受。

特招生应该重视文化课,没错,选择了特招这条路,同时兼顾专业课和文化课确实要承担很多压力,特别对于我,身在理科特长班,文化课的压力更是不少。

但既然已经上了特招的道,跪着也得坚持走下去。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一中的精神和特质,来到新校区后正在逐渐散失。

没收滑板,就是一个重要的标志。

本来事情还在讨论,但一个学生摔倒,却成为了导火索。

曾经,滑板在一中是一个重要的存在。只要是休息时间,就能在各个角落看见滑板的影子。

滑板小组,更是滑板爱好者们的聚集地。

但这一切正在逐渐化为幻影。

是因为滑滑板破坏了校园秩序吗?当然不是!我在一中半个学期,从来没有看见过滑板引发的纠纷,大家都能互相谦让,和谐解决。

滑板的存在,意义也是巨大的。除了能培养爱好,还能锻炼自己,作为一种课余活动的形式,我实在看不出它有什么严重的害处。

至于因为摔倒就禁止滑板,怕只是有些人早就等待的借口罢了。

十一

文化课生活很艰难,时间也紧张了。

宿舍政策的收紧上个学期就已经有趋势,但还没有成型。

本来指望回宿舍后还能学习,早上能稍微多睡一会,现在也成为了泡影。

曾经,床下面的桌子是学习的好地方,但现在,它却丧失了它原来的作用。

一切都是因为衡水模式的扩散罢。

本来9点出宿舍门还不算迟到,但现在8:30就要出门,否则记为迟到,扣10分。

早上广播也没闲着,不停地念着东西。刚开始大会上说的是新闻,后来变成了心灵鸡汤。

宿舍不再是学习的地方,自习室才是,台灯也自然不让用了。

初中政治书上培养适合自己的学习习惯,成为了空文。

政策实施几天,效果如何呢?食堂的队伍更长了,买饭也要等更久了。

不少人的生活节奏,都被打乱了。

不少人半夜学习,因为夜深人静的时候效率高,他们有错吗?不少人天亮就开始学习,你们却用心灵鸡汤打断他们,究竟是为什么?八点半强制清宿,真的能让学生们有时间吃上饭吗?

对我而言,也许也应该多陪陪文化课了,毕竟半夜嘛,想学习都不让。

哈佛的半夜灯火通明,高中虽然限于条件做不到,但请给予学生些自由,让他们能干些自己想干的事,学自己想学的东西。

家长式的约束,军事化的管理,真的能达成你们所谓的政绩吗?高考状元,真的就是这样诞生的?

十二

我并不想去抹黑自己的母校,但现状却让人悲哀。

高中理应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时代,是思维碰撞,精神活跃的时代。

但约束与初中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高中的自由也是有限的,你们应该努力考一个好大学。”有的人可能会这样反驳。

但请问青春和活力与考一个大学相矛盾吗?学生也有课余时光,他们也应该寻找学业和课余生活的平衡点。难道以前的一中学霸都是衡水模式下的学习机器吗?

“现在的学风越来越糟糕了,应该整治,才能重振雄风。”领导会这样说。

是的,有些不良的风气确实应该整治。但诸如没收滑板,不允许在宿舍学习,实在是矫枉过正。一中要整治的,是那些品行需要纠正的学生,而不是广大努力学习的普通学生们。

“整治宿舍秩序是为了你们好!宿舍本来就是睡觉的地方!”我也听到了这样的声音。

和上面一样,如果大家都能安静地学习,即使是在宿舍学习,秩序也会很好。假如宿舍本来是睡觉的地方,那么当初设置上层睡觉,下层学习的床又有什么意义呢?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习习惯,如果在不影响他人睡觉的前提下在宿舍学习,应该是鼓励的。

十三

接下来再谈谈衡水模式。

首先抛出结论,衡水模式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模式,是一个悲剧。

当学习生活被完全军事化约束,当每个事件的时刻表精确到分钟,当填鸭式的新闻被放入学习的间歇当中去,学习就丧失了它本来的含义。

诚然,应试教育的大环境造就了衡水模式,但衡水模式真的是应试教育下的最佳选择吗?

遗憾的是,目前看来,高考重语文,轻数理化的大趋势,正为衡水模式扩散提供了绝佳的便利。在不少学校看来,衡水模式,能够尽力挤干高考750分中的每一分,送更多人进入更好的大学。

自主招生加入对体育的考察,更是为一些学校引进衡水模式提供了绝佳的理由。假如高考加入体育考试,想必更多学校会加入衡水模式的大军。

青春期的高中生们,正变成上了发条的一丝不苟的机器人。

十四

竞赛,也变成了一个奇怪的存在。

最早竞赛省一保送的时代,学竞赛的人不计其数,大多数都是希望挤上保送的快车。

即使在取消省一保送之后,在不少高校抛出的优惠之下,竞赛的热潮没有停止,反而越演越烈。

就让我们拿数据说话吧。2016年8月,当我注册现在全国用户规模最大的OJ的时候,一共有22000位用户。在两年半后,这个OJ的用户规模是多少呢?20万。虽然这里面有很多小号,实际的用户规模并没有这么大,但起码OI的发展速度,超乎所有人意料。

正是因为OI初中生,小学生都能参加的特点,使得其规模飞速膨胀。在不少实力偏上的省份,OI省一证书的数量,是其他竞赛的两倍!

当然,其他竞赛规模的膨胀也是存在的,只是没有OI如此明显罢了。

教育部一脚踩下的急刹车,坑惨了19届的毕业生们,也让后来人们,重新思考自己的方向。

十五

当地球坠入木星的时候,坚强的人们选择了丝毫的希望,但在压抑的衡水模式之下,希望又在何方?

最近发生了很多社会性的事件。最热闹的当属程序员们的起义:996.icu。这个仓库已经在Github上收获了232k Stars,在所有仓库中排名第二。刚刚,微软不少程序员联名表示支持。程序员们的星星之火,已经发展为燎原之势。

还有令人寒心的事情。西安曝光给清洁工戴手环,休息20分钟就会提示“加油!加油!”,还会扣除环卫工人们的工资。

那么对于目前学校的现状,我们的路在哪里?

之前有高三住宿生递交请愿书的事件,并最终让学校改变了宿舍管理制度。

我们不应该继续做沉默的羔羊!我们也应该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

虽然希望渺茫,但当无数人选择希望之时,便是强大的力量。

2019年4月23日

完稿于小机房

《灯下随笔》上有8条评论

  1. 996.icu 是违背人性的

    衡水模式也不过如此

    过度得压榨除了成为机器也别无他法,国产软件日益下降的软件质量也使人体会到了 996.icu 的无效性

    一中或许算我的母校,但对我来说,不过是一个旁观者,仅因翻窗就锁上的教学楼,做操时无限长的讲话,越来越多的无用规则,纵使我只于机房中生活,也可以体会的到

    我曾经是兵二的学生,当我初到一中,问及身边大佬「为何不去兵二?」他们给我的回答都是开放和自由,曾经或是如此,可当今呢?

    兵二起码可以让你心甘情愿的学习,你可以体会得到学习的重要性,可在一中,我只能看到压迫

    愿一中能重回正轨

  2. 似乎并不是按时间顺序来的,无伤大雅。
    作为一名退役近半年的OIer,OI带给我的不仅仅是知识,更多的还有理性的思考与敢于发声的勇气,曾经很想痛批学校作风,洋洋洒洒几千字,最后还是无奈低头,大概是一种泯然众人与现实妥协的悲哀吧。
    在空间看到了一位自称为一中的政治老师所说的,诸如此类的言论是言论自由的体现,可也会给一中蒙上更多的灰色。(节选部分大意)
    他明确建议我们用更友善有效的方式表达意愿,可一中最贵的一个全景摄像头就在学校门口的学校意愿箱/校长信箱上悬挂,中闪烁的点点红光让我明确这不仅仅是个摆设。
    没有赶上竞赛这趟快车,可竞赛依旧教会我很多。闲时我也会思索,于校长而言,于老师而言,可事情确实影响到我自己时候,难言顾及他人。
    课间做操,4层楼,40个班,仅2000人从一个半开的小门通过,其余门紧锁,大概这就是防止践踏事件的最好案例了吧。
    机房旁空教室学习,被告知7点半不允许继续待在机房,强制清人。
    校后门不允许出,据说是可以入,而且家长的车就停在我面前2步距离,被保安阻拦要求前门出校。(当时晚上9点,周围没有别的车,不存在任何安全隐患)
    体育馆非上课时间不开门,体活课不允许进入。(当时正是18年年末冬季,被告知在室外活动)
    二楼走廊永远紧锁,去机房只能从下面绕。
    停课的学生必须和普通学生一样对待,不得提前去吃饭?可停课不就是为了更高效地去准备比赛?
    体招生进入教学区域必须身着校服,可刚训练完一身汗的他们只能穿上麻袋校服坐在班里,避免被扣分,然后继续睡觉?
    住宿时宿管并不会管你在干什么,她如果有事就一定会说完(当时我的一位同学正在换内裤,几乎全身赤裸)
    后续没有再继续住宿也无权过多议论宿舍管理的事情。
    至于衡水模式,高三的学生告诉过我现在大课间跑操和衡水模式一样,这大概就是一个前奏吧?
    20届的同学会说,一中变了。
    作为曾经19届学生而言,身在那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老校区的时候,无比渴望新校区,但真正到这里的时候,一中真的变了,以往在课上拿手机去拍GX的表情包,录他唱的海阔天空,现在只会是处分纸一张。可以在课间去找老师,可现在老师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要开会了,有空再讲吧。可以找一个角落去宣泄自己的压力,现在只会记旷课一次。一中——素质教育的最高体现,其每一位学子所能表现得不仅仅是极高的文化素养,还有优秀的学习习惯,独立的人格,理性的思考。可现在,一言难寓。博达慢慢就只活在一中的学长学姐心中了。
    自幼父母教育我,需学会换位思考,可有时候我并不认为校方某些管理有过换位思考。
    头发,帽衫,彩鞋,手机,交往过迷,对特招生/竞赛生的言论,这些一把把刀让博达,成为历史长烟中的一缕,也只存在于历史中了吧。
    曾穿着雅礼的校服,无比希望上面印着是BODA,可现在,一中的一个个特色,已成为过往云烟。
    讨论这些事情的也都是一中的学生,谁又会希望自己的学校向不好的事情发展呢?
    想法日渐成熟,以致难以阻止,适逢此文,有感而发。
    校方领导可能会说,他们也很辛苦,可学生老师的辛苦均能理解,领导层的辛苦,忙于应付学生们,老师们的怨言的话,那只能说是自寻苦果。
    ————————————————
    可话语权并不等于实际权利,过激地表态只会伤及自身,甚至于有些规定并不是我们这个阶级能解决的事情,只能说希望这些事能有一个好的终曲吧。
    能发声的发声,能做事的做事,共同为一个更美好的明天。
    Wahacer.

  3. 我们学校原本每年都有奥赛报送的,文化实力也不错,自从推行衡水制度(包括军事化管理)后,各种奖拿的少了,省队没有了,尖子生也少了……唯一提高的是二本上线率和一本上线率。

    之前学校开奥赛表彰大会的时候,说拿了多少多少个省一省二,非常好,“希望这些同学在接下来的文化课学习上更上一层楼”,???我没想到学校就只满足与省一,奥赛班班主任压榨奥赛学生学奥赛的权利,现在冲省队的就只有我一个非奥赛班的学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