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下随笔(三)

Focus on interest, not focus on policy.

FBI Warning:本文负面情绪很重,请谨慎阅读!

也许,追随梦想确实太难了吧…

梦想让步于现实本是常事,但这一次却来得如此粗暴,让人难以接受。

从来没人看到过我在 OI 上的努力(虽然平时努力也赶不上真正的神仙),甚至现在继续学 OI 已经变成了像打游戏那样的反面教材。

原因只是一纸公告。

原本以为寒假是突击 OI 的好时间,现实泼了我一桶冷水。

不停课学 OI 当然是很理想的情况,但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前提下,又身处本来就资源匮乏的地方,外出培训,也许是个更好的方案。

外出培训耽误文化课,在高考内卷化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当然要谨慎选择。

但一纸公告下来,表面上竞赛选手获得了更多利好,但内卷化的高考,却滑向了更深的深渊。

我没有说强基计划是弊大于利的,毕竟入选的人有机会在大学享受到更优质的教育资源,虽然强基计划的范围,多数是那些被人们劝退了无数次的专业,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并不会有太多人会选择这些专业。但总的来说,如果强基计划能够认真贯彻下去的话,这些专业的实力也会得到提升。

但随着强基计划到来的,却是 CCF 和 moe 之间的掐架。覆巢之下,又安有完卵?

CCF 一直主张竞赛的去功利化,并且反对竞赛完全不收费的政策。竞赛的举办需要花费不少钱,不收费的话竞赛确实很难举办。我也很理解 CCF 不愿收取赞助的苦衷,毕竟收取了赞助,很难再保证竞赛的纯洁性了。

于是在这个背景下,CCF 和 moe 的掐架就开始了。

大概是去年的同一个时候,moe 发布了当年允许举办的全国性竞赛名单,因为 CCF 无法承诺竞赛不收费,NOI 系列赛未能列入名单。

消息传来,整个 OI 圈都震惊了。

当时我正在 WC 2019 的现场,听到了 dzd 在闭幕式上的演讲。dzd 非常坦诚地表示,CCF 无法实现竞赛零收费的目标。

从心底里来说,我当时还是很钦佩 CCF 的。

后来 NOI 系列赛还是加入了名单,但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CTSC 去掉了最后的 C,变成了 CTS。原因在 OIer 们看来似乎还是很显然的:不是竞赛,自然就避开了收费的限制。

当然大家最后都猜对了。

大家如果细心的话,你会发现,我们今年的选拔赛 少了一个字母“C”,C就是 competition(大笑+鼓掌),为什么C没了呢?好,给你们直说吧,如果是“赛”,就不让收费(大笑+鼓掌),不让收费呢,CCF 是没钱的(大笑+鼓掌) 啊 没有一分钱的政府的拨款(大笑+鼓掌)。500 名同学呢,你就要失去机会,只有 15 名同学我们选拔 4 位,我们还是要收点费的,要不然没有钱也没法干这活,啊,当然这钱也不一定够。

dzd 在 CTS2019 闭幕式上的讲话

看起来一切都平安无事地过去了,moe 也没有太明显的反应。

NOI 最后还是没有收取“报名费”,而是以“食宿费”的名义收取了原来的报名费。

那次 NOI 我最后很遗憾地打铁了。毕竟自己的水平,还远远没有达到其他省省队的平均水平吧。

为了接下来的赛季,我去了中山纪念中学,进行了 25 天的培训。

就当培训已经进行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又一个重磅消息从天而降。

NOIp 暂停了?那 NOI 呢?

有小道消息说 CCF 只是继续用了 CTSC 改名的把戏,会举办一个新的活动(再叫竞赛就不太合适了)来绕开收费限制。

果真,CSP 非专业级诞生了。

CCF 又顺利地收了一波费,CSP 非专业级也非常顺利地举办了。

然而如果 moe 一直放纵 CCF 这样收费,似乎就不太可能了,毕竟 CCF 的这波操作,确实开创了一个竞赛收费的不太好的先例。

所以强基计划公布的时候,其他的竞赛选手都没有太明显的反应。而 OI 圈里,利空消息却一个接一个地到来。

先是 CS 没有列入强基计划的专业中(不知道那个等字包含了没),然后又有消息传出,说 NOI 系列赛的奖项将不能作为强基计划的校评部分的参考。

随后又有 WHU 给签约选手打电话,通知签约作废的消息。

看来 moe 的反制终于还是来了,而且击中了不少 OIer 的死穴。

让我们先从现实中离开,回顾一下学科竞赛的历史吧。也许这就能解释清楚现在发生的一切了。

最早的学科竞赛,也许真的是学有余力学生的课外活动。但当省一保送的政策到来时,这一切都开始变味了。

CCF 一直反对省一保送的政策,主张竞赛去功利化,也许已经预料到了后果。

就这样,本来就资源分布不均的学科竞赛,强省和弱省的差距越拉越大。

为了搭上保送的快车,停课竞赛似乎也成为了常态。

值得玩味的是,CCF 其实有规定选手不得停课参加 NOI 相关培训活动。至于是否真的有人因为停课竞赛受到警告或惩罚,就不知道了。

除参加由主办单位组织的培训外,学生停止正常课业到校外参加 NOI 专门培训,给予警告或不得参加 NOI 活动的处罚。

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条例,第十章,第 19 条

竞赛就这样变得越来越火爆,很多文化课水平一般,甚至很糟糕的学生也参与到其中。

坦诚地说,竞赛确实不适合文化课基础不好的学生。对他们来说,学习竞赛一定程度上确实加重了学习的负担。

在这个背景下,省一保送政策的取消,也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了。

但学竞赛带来的升学优惠,却仍然还在。一张省一奖状,便能拿到大多数学校的降一本优惠。降一本优惠,对于成绩中等偏上的学生,也基本上是保送了。

于是竞赛仍然在升温。OIer 开始接触 OI 的时间,也越来越早。甚至今年有三年级学生就参加了 PKUWC 2020 的新闻。

直到去年的自主招生政策大改,今年改为强基计划,几乎是放到外太空的急速冷冻。

虽然我还没参加过高考,但还是可以从身边人和一些新闻中了解到一些情况。

近几年高考的整体难度在降低,理科的区分度也越来越低,文科逐渐成为高分段选手争夺的高地。

诸如衡水中学这样的学校的诞生,和高考题目难度的降低还是有一定关系的。

而衡水模式的诞生,则标志着高考的内卷化,进入到一个全新阶段。

严格的作息时间表,精心的备课,高考的军备竞赛正在越来越激烈。

甚至在某些省份,出现了四年制高中这样奇奇怪怪的产物。

这样的高考究竟是利还是弊呢?我这里不想给出答案。但一个显然的事实是,未来的高考,只会变得越来越激烈。

在这个背景下,高考生涌向竞赛,也似乎不是太奇怪的事情了。在高考可能无法展现出的水平,也许在竞赛上可以大放异彩呢。

从这么多方面看来,事实已经比较明朗了。

  1. 竞赛的降温是必然的事实;
  2. CCF 和 moe 正在合力将竞赛推向非功利化的方向(雾)。
  3. 这波改革,割掉的韭菜可能就是我们了。

接下来将逐条解读这些事实。

第一条事实不用多说,毕竟这个趋势已经持续将近十年了。

第二个事实则让人玩味。在高考内卷化如此严重的环境下,竞赛的非功利化和竞赛的推广似乎是一枚硬币的两个面,想要同时达成是不太可能的。

一旦针对竞赛的优惠完全取消,竞赛似乎就真的变成了多年前“学有余力学生”的课外活动。参加竞赛的人肯定会少不少。

这样的趋势真的是 CCF 希望看到的吗?我们也不知道答案。

第三个事实则让人扎心不已,但这却是一个逐渐清晰的事实。毕竟神仙打架,遭殃的终究是广大 OIer 们。moe 手握高校招生的指导性权力,要是真的想对 CCF 进行制裁,对 OIer 们下手当然是一个非常致命的手段。

当然现在下这个结论还为时过早,期待 WC 2020 dzd 的演讲。

然而,我仍然不愿意放弃。

仅仅是因为一纸政策,就放弃自己坚持了五年的梦想。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我身边的人一直在说:“你上了大学也可以学啊,为啥偏要现在学呢?”

问题是,上了大学真的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我知道现在如果认真搞文化课的话,可以去一个 CS 专业不错的大学继续深造。

但 NOI 2020 只有半年的时间了,这是最后的机会。哪怕 NOI 的奖牌变成了对升学毫无帮助的废铜烂铁,NOI 本身的意义还在。

是,它是课外活动,但难道只是因为它课外活动的身份我们就应该视之如草芥?

是,停课会耽误文化课,但难道高三就没有回旋的机会?

是,内卷化的高考容不得我们耽误一分一秒,但省下的时间真的能让我们获得一切?

即使这三个答案都为“是”,但也许是刻在基因里的性格,却仍然会引导我追随兴趣。

毕竟,能追随兴趣的机会,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

而且我相信,虽然我不一定是学有余力的人,但是我一定是能追赶班里平均水平的人。

(注:下面的内容负面情绪很重,请谨慎阅读!)

如今高考和竞赛内卷化的趋势都在加剧,强基计划的出现,则将这一趋势推向了高潮。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究竟该随政策大流,还是继续追随自己的兴趣?

曾几何时,游戏被斥为害人不浅的东西,竞赛因为能保送,能降分,而变成了香饽饽。

但现在,竞赛和游戏划成了一类,仍然坚持搞竞赛的人,甚至被斥为傻子!

我知道内卷化的高考容不得半点闲心,但这最后追随兴趣的希望,却真的不配拥有吗?

这希望,虽然掺杂着一点私心,但却容不得半点抹杀。

让这渺茫的希望,最后起飞一次吧。

Focus on interest, not focus on policy.

2020 年 1 月 19 日

后记

我知道,这篇文章发表之后,我的 OI 生涯可能会在外界的压力下被迫停止了。未来能不能再去 WC,CTS,APIO,NOI 都很难说了。

但我还是忍不住要发表它。毕竟苟活在无尽的责骂与压力下,还不如用这篇文章宣泄自己的愤懑。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一直试图理清这个多事之春中的利益纠葛,然而发现这并不可能。

当事各方,各有各的利益,也各有合理的理由,很难说清究竟谁是过错的一方。

然而神仙博弈之下,割韭菜是难以避免的事情。毕竟被割掉的韭菜,或许连留下遗言的机会都没有,这种情况下,又会有多少人去关心这些人,为他们说话呢?

直到文章完稿,我的态度仍然是矛盾的。本作为课外活动的竞赛是不提倡停课学习的,但竞赛也渐渐成为了内卷化的游戏。究竟该不该停课,我现在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

选择竞赛或是选择高考,是一个对于不少人都很难作答的问题。追随兴趣或是随政策大流,从人性的角度来作答只有一个标准答案,但另外一个答案,真的就是完全错误的吗?

这个社会终究不是理想化的社会,但是拥有梦想的权利,却是每个人都应该有的。为实现梦想作出努力的权利,也是不应该被轻易剥夺的。

我并不寄希望于我的努力让别人看见,被别人认可,我理解理想在社会现实前有时不得不作出让步,但人的内心,总是应该怀抱点希望的。兴趣,即使不是引导一个人的关键因素,却也应该成为影响一个人不可或缺的因素。

写完这篇文章后,迫于压力,我可能会外出旅行。

不过不用担心我的生命安全,我还是能保持自己的理智的。

至于这个人以后能不能继续活在 OI 圈里,就是个未知数了。

2020 年 1 月 19 日

《灯下随笔(三)》上有19条评论

  1.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2. SF加油!
    其实现在如果当做兴趣学OI的话,也挺好的了。
    为何像一些艺术类的兴趣对一般考生(艺考生除外)也是兴趣,大家都支持;而OI就不支持呢

  3. 你自己是什么,由你自己决定——哪吒
    不为外世所扰,平静内心,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世俗之下,做好真正的自己。随规律运行,便是随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